【專欄】#Holysneakers Vol.002 – 比「OG」更 OG 的1986年原版「Big Window」Air Max 1

Tinker Hatfield

不得不先介紹這個故事的主人翁 — Tinker Hatfield。Tinker 在美國 Nike 總部的所在地 Oregon 土生土長,自高中時期就熱心於運動項目,18歲已經成為 Oregon 年度運動員,升上大學主修建築時,更是美國田徑隊主教練兼 Nike 聯合創辦人 Bill Bowerman 的門生,既熱愛運動又喜歡設計,也不難預計他會在畢業後進入 Nike 工作。然而,這位神級設計師最初在1981年加入 Nike 時,其實並不是受聘於設計球鞋,而是擔任設計 Nike 總部 Campus 的建築師,基於與生俱來對運動的熱衷和喜愛,他漸漸希望把建築方面的學識和作為運動員的經驗轉化到球鞋設計之上,一方面希望突破舊有的設計,另一方面也可幫助運動員取得更好的成績。因此在1985年,他正式轉到球鞋設計部門工作,期後花上短短一年多,就設計出他的第一款成名作 — Air Max 1。

巴黎龐比度中心 (Centre Georges-Pompidou)

關於 Air Max 1 的故事,過往在 Air Max Day 已經寫過很多次,它的設計靈感源自巴黎的龐比度中心 (Centre Georges-Pompidou),是一棟集公共圖書館、現代藝術館和音樂學院的大樓,其架空透明管狀樓梯,便是 Air Max 1 革命性外露式 Air Bubble 的設計藍本。其實每次到訪巴黎,我都會不其然走過去拍一些照片,尤其近幾年附近開了 Supreme,到訪這個 Sneakerhead 的潮聖地標更加是「走唔甩」!雖然龐比度中心已建成超過40年,但今天再看依然會覺得震憾,難怪 Tinker Hatfield 在30多年前會被她所吸引,也難怪 Air Max 1 能如此經典,依然屹立不倒。而 Tinker Hatfield 設計的 Air Max 1 只是成功的開端,87年更設計出《回到未來2》的Nike MAG,以及88年的 Air Jordan 3 和緊隨期後的4代至16代等耳熟能詳的鞋款,Tinker Hatfield 在 Nike 的地位就等同於在Apple 的 Jony Ive。

1986年的Air Max Zero的草圖,是 Air Max 1 的原形,因當年的技術問題未能生產,直至2015年的Air Max Day 才首次推出。

也是時候入正題,首先問大家一條問題,Air Max 1 是在哪年哪月哪日推出的呢?如果你答對了,證明你對球鞋有一定程度的認識,Air Max 1 有個別名叫「Air Max 87」,加上3.26慶祝 Air Max Day 的日子,就是1987年3月26日。由淺入深,再問第二條,你知不知道1987年推出的 Air Max 1 總共有多少個版本呢?先不說答案緊接再問第三條,你知道現在的 Air Max 1 OG,其實不是 OG 嗎?這裡我指的不是2015年才推出的 Air Max Zero,是確實有比 OG 更 OG 的 Air Max 1 存在過!相信不少人看到這裡會覺得一頭霧水,不過今天你就會知道,其實 Nike 的 Achieve Room 裡面還有很多寶藏,只是還未到時候掘出這個 Time Capsule,我就趁今次專欄打開這個夾萬的一小條狹蓬窺探一下。回答第二條問題,其實1987年推出的Air Max 1有2個版本,以茲識別,我先不穿橋叫第一個版本做 Prototype,它是出現在當年 Nike 官方鋪天蓋地宣傳廣告裡面的版本,這個 Prototype 也是我們在 Tinker Hatfield 手稿裡面最常看到的,這批 Air Max 1 在1986年11月和12月生產,所以有人會叫它做86年版,現在留心觀察一下當年的 Nike 宣傳海報,有沒有察覺到哪裡有跟現在的 Air Max 1 不一樣嗎?

86年版的最大特徵,是它的 Air Window,比「OG」版本的 Air Window 大三分一,清楚看到裡面有「4隻眼」,也比叫 Big Window 的 Air Max BW 還要大,而且中底的設計線條也比較簡單和平滑,若把設計標準放在今天的審美觀,整體觀感反而會更加簡潔 Minimal,然而其中兩個小插曲,令這個設計不得不稍作調整。Tinker Hatfield 曾經說過,在 Air Max 準備推出之前,其實 Nike 的 Marketing Team 對這個外露式 Air 設計甚有微言,他們並不相信消費者會對一雙「穿窿」的球鞋感興趣,但對這位「Air Max 之父」而言,當然是一早胸有成竹,加上接下來一件鬧上國際新聞的經典事件,Air Max 的銷情更加是一發不可收拾!

當年 Air Max 1 用上「Revolution」作為宣傳活動的口號,在1987年3月發出的「Air Revolution」電視廣告中破天荒用上 The Beatles 1968年因示威活動而創作的名曲《Revolution》作為背景音樂,Nike 因而被 Apple Records 提出法律訴訟,聲明 Nike 在未有得到唱片公司授權下作商業用途,要求索償1500萬,Nike 亦迅速在《LA Times》以《Can We Talk》為題登報澄清歌曲版權問題,聲明早已向《Revolution》版權持有公司 EMI-Capital 支付版權費用作商業用途,並反指 Apple Records 因看見 Nike 廣告的成功而小題大做,自我宣傳,並針對 EMI-Capital 跟她們長年累月的版權問題,而將 Nike「擺上枱」。

「Beatles sue Nike」事件登上各大報章雜誌、媒體的頭條報導,無形中令 Nike 得到全球性的免費宣傳,也帶挈了 Air Max 1 的銷情,令 Nike 不得不再生產另一批 Air Max 1 以應付市場需求。經過第一批 Prototype 出廠,工廠反映出生產線方面遇上了不少問題,假若要維持現有的中底設計,會有不少消耗,而且也會趕不上生產進度,所以1987年出產的 Air Max 1 中底,跟86年版很不一樣,它的 Air Window 縮少了,由「4隻眼」變成「3隻眼」,中底的線條和弧度也改良過,而這雙「量產形」設計,也成為了我們今天口中的「OG」,故事說到這裡,你們應該大概知道第三條問題的答案了吧!實際上究竟哪個版本的 Air Max 1 才是「OG」呢?

1986年出產的 Air Max 1
1987年出產的 Air Max 1
不同版本的 Nike Air Max 1

儘管距離下年 Air Max Day 還有一段頗長的時間,但 Nike 仍會不時推出一些以球鞋文化為主題的 Air Max,就像即將推出的「Sketch to Shelf」Air Max 1,正在看這個專欄的讀者,是否覺得特別有親切感呢?它的靈感來自幾份 Tinker Hatfield 設計 Air Max 1 的手稿,鞋上的一字一墨甚至圖案都有出處,刻劃出 Air Max 1 的誕生過程,尤其是鞋跟上的那個 Tinker 簽名,而簽名下方的「鬼劃符」其實是手稿的繪畫日期「7/23/86」,證明這是投產前最後確認的設計,其他詳細位置,請看以下圖片:

很早期的草稿,鞋側的線條還未成形,還 Remark 上不同部份的設計 Deadline 日期。

已開始看到 Air Max 1 的輪廓,鞋面和鞋帶之間還未加上「U形」承托,這次的 Sketch to Shelf 就是參考了這幅草稿的設計。

這個是86年版投產前最後版本,也是最常見的一幅草稿。

中底 Air Window 那十點是另一個值得留意的位置,當年在電視廣告裡給觀眾實驗 Nike Air 的彈性。

這雙「Sketch to Shelf」Air Max 1 顯然是 Sneakerhead 向的鑒賞珍收版,產量不會太多,我覺得用以收藏是可以的,因為時至今日 Air Max 已獨立發展出一個球鞋圈的 Community,會穿或會收藏這雙鞋的人,至少會是個真心對 Air Max 文化有認識的人吧!但我個人還是比較期待86年版重見天日的那一天。(笑)

Share
GeekyBrian

Co-Founder of EC Management & The Holymountain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