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MyHolyTreasure Vol.012 《KISS OF DEATH》】

@theviercheung :
十四年前,我還在英國南部Devon讀Boarding School(中學),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去London就是為了圖上這雙Air Max 1。你無聽錯,係自己一個人⋯當時身邊得班只係識打Rugby嘅鬼仔同學,邊有人會明你依個初到貴境嘅香港仔喺部仲行電話線嘅電腦上日睇夜睇咩啲乜波鞋吖。作為過來人分享吓,無人同你分享嘅事候波鞋依家嘢「一個人」追特別悶,比你買到著到又點?再加上我從來唔興喺網路虛擬世界上交朋友同生活,所以嗰時喺好多專科講波鞋嘅討論區上我只係一個CD-ROM ,去到中段讀大學嘅時候,班時裝友又未開始睇得起波鞋,(唔信你問吓 @reo.ma 我叫過佢幾多次由劍橋出嚟倫敦排波鞋No Show,連依家嘅Archive 神物HTM2都話要諗吓先,但話出嚟行街掃Rick Owens三個鐘佢就飛到出Oxford Circus ),所以我都係讀完書翻香港之後先真真正正搵到有班好迷波鞋嘅朋友仔一齊追一齊著嗰份喜悅。

鏡頭帶翻去2006年的五月份,倫敦嘅球鞋文化沒有現在般興旺,「基本上」只要你肯排過夜就會滿載而歸(聽 @geekybrian 講SB年代時嘅香港也是同樣),在iPhone還沒出產的年代當然沒有Google Map啦,在網上看到倫敦竟然有地方賣,就拿著一個倫敦朋友仔比我嘅手繪地圖,便從London Paddington火車站下車後開始邊行邊搵去到當時只有它才有Tier-0等級Nike波鞋賣的神店「舊FootPatrol」。(直到我大學去到倫敦生活熟透整個城市嘅時候先知道原來嗰時我係行咗幾遠路⋯呢家諗翻起都覺得十幾歲時嘅我都幾癲)

FootPatrol嘅老店係喺SOHO中一條最不起眼的小街之中(圖2),其實都幾近舊嘅St. Martin Campus,店中裏頭嘅裝潢以鐡籠為主,店舖只有一百呎左右,三個人就企得滿,大概係我上環間舖HOLY嘅四份之一,但店中擺滿了的卻是這個年代最經典嘅Archive鞋款,例如World Cup的Woven系列、各款和Atmos聯名Air Max等等。

排隊排在十幾個六七呎就嘅英國人身後,在街頭經過了一個落大雨嘅晚上,全身濕晒等到早上終於開門發售,但最後得到嘅答案係我個Size最後嗰對已經被前面那個人買咗。自那次起,我就明白了原來購物不是做足Research、有耐性、恆心和錢就夠(在若干年後我又把她買回來了),莫講係排隊,依個年頭連上網買波鞋都唔係你肯起身㩒又或者你有錢就有啦,所有嘢都係講緣份同人脈,莫強求,買唔倒有可能係因為你不屬於嗰對鞋嘅世界,冥冥中總有主宰。

十四年後,我的那雙也開始自然肢解了,但聽説她就快復刻(圖二,網上流傳), 難道是下年的326 Air Max Day ?背部真的會換上Elephant print 嗎?

這次應該不用再排隊了吧(笑)。

#Holyasterisk @holyasterisk @theviercheung @geekybrian @roxwai

#NIKE #CLOT #KISSOFDEATH #AIRMAX1 #2021

Share
Vier Cheung

Founder of The Holymountain Co. & ECManag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