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Holysneakers Vol.008 – 《2020:太空漫遊》.NIKE登陸火星後再闖太空】

人類對宇宙太空的神秘浩瀚一直充滿好奇,從50年代開始,美國和蘇聯的太空競賽鬥足近20年,摘星之戰最後由美國在1969年7月20日從劣勢中反敗為勝,首個登陸月球的太空人Neil Armstrong口述了如詩的名言「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到今日仍被廣泛使用。這一連串的科技政治較量,其中一項對流行文化的最大衝擊是孕育了史上最偉大科幻鉅作《2001:太空漫遊》,比登月還早一年上映,這部52年前的電影竟然預測到我們今日常用的平板電腦、Video Conference、Siri等設備,還預言了人類活動將受AI鏡頭監控的安全和私隱問題,這種對未來的前瞻性到今日再從看一遍仍是嘖嘖稱奇。電影描繪時空的概念對後世的科幻電影也產生了莫大的影響,本世紀最佳科幻電影《Interstellar》也隱藏了大量向《2001:太空漫遊》致敬的劇情,例如最後Cooper被扯進黑洞穿越時空不正也是《2001》最後段的經典「Star Gate」劇情嗎?

不是生於六、七十年代的人,又怎樣感受當時這項震撼人類「已知」歷史的情況呢?1970年日本萬國博覽遺留下來的痕跡,正是刻劃著當時世界為成功登月而瘋狂的印記,像太陽之塔這種讓小朋友看過一眼都會「發惡夢」的怪奇建築,不難想像人類當時的話題除了探索月球外,其實更熱衷於外星生物和政府隱藏外星人真相的陰謀論。幸好我們這代人有日本漫畫看,登月和大阪世博便是《20世紀少年》最核心的故事背境,令我們透過視覺神經快速穿透時代處身置地,代入成六、七十年代成長的孩子,像《20世紀少年》中的角色般迷上神秘事物,長大後擁有超乎常人的想像及創作能力 (甚至乎復仇的能力!?),了解當時事件的吸引程度原來就像我們追劇一樣是可以不眠不休的。

近來太空活動又活躍起來,現實版Tony Stark—Tesla CEO Elon Musk創辦的SpaceX成為首間商業機構運載大空人到國際太空站;美國重新啟動登月計劃並預計於2024年安排首位女太空人「Touch Down」;2025年世博回歸大阪,好像以上所提及的一切東西又再連成一線,準備把驚世駭俗的協奏曲重演一次新的版本。

雖然Nike Space Hippie是「挑起我條根」寫這專題的主因,但既然一切故事由登月開始,理應要由「Moon Landing」講起才有趣。2014年7月,Nike推出了以登陸月球為創作靈感的Air Max 90,鞋身滿佈月球表面坑洞圖案,利用3M物料模仿被太陽照射時的皎潔明月,後方美國國旗設計取自Neil Armstrong太空衣上的徽章,還刻意換上語帶相關的「Lunar」中底 。由於數量稀少及其獨特紀念性,市場價格一直高企入手困難。雖稱不上直接的代替品,Nike在2019年3月慶祝Air Max Day時投下了「Mars Landing」這雙後繼鞋,換了個星球又加大貨量,總算圓了踏足別個星球的夢。

談到火星又怎能少了裝置藝術家Tom Sachs,他正是親身經歷六、七十年代的一員,曾經夢想加入NASA成為太空人參與升空任務。對他來說,NASA是一個宗教,深信NASA標誌擁有神秘力量,賦予物件生命力。醉心於太空裝置藝術品的他,2012年終於牽上Nike舉辦SPACE PROGRAM: Mars展覽,在全球推出了200隻初代目Mars Yard,要留意當時的他走得太前,產品雖不至於無人問津但反應是不算熱烈的。到2017年又再次連繫Nike舉辦SPACE PROGRAM 2.0: Mars展覽,市場經過5年浸淫沉澱,終於來到了Tom Sachs的收成期,2.0版本的推出令Mars Yard熱潮一發不可收拾,明星名人爭相上腳令全球為之瘋狂,連帶個人推出的藝術品和商品都大漲10倍以上。現時2.0的市場售價已超越3萬大元望塵莫及,未買到人都只好跟它說一聲拜拜,又或者留翻聖誕再買。2018年尾Tom Sachs鼓旗如勇玩得更「癲」,直接設計了一雙Overshoe太空鞋,將Mars Yard收藏在太空衣內,要「反皮」才能露出裡面的2.0,多純真。

再早期也有不少以宇宙太空作主題的Nike系列球鞋,2012年的NBA All-Star Game便是最有印象的一年。Nike在這一屆大膽把全系列用上太空為主題,銀河圖案、太空穿梭機等概念大爆發,其中分別配置銀河和星河的「Galaxy 」Foamposite和「Big Bang 」Kobe 7最受歡迎。次年All-Star Game移師NASA太空中心所在地Houston舉辦,Nike照板煮碗以SPACE PROGRAM「Area 72」作招來,部分產品更趣緻模仿「Area 51」加入外星人圖案,雖然大致上比不上2012年那種震撼程度,但也為各位球迷留下過一段美好回憶。

2019年Nike為慶祝阿波羅11號發射及人類登月50周年,與NASA官方合作先後推出了4款PG 3。當中全銀色的一雙埋藏了月球表面的圖案,要經過強光照射才會顯示出來,左腳鞋舌上有阿波羅11號的徽章,而鞋跟就有NASA標誌,而另外其餘三雙,都分別搭載了美國國旗和NASA標誌。

本回最新太空主題的Space Hippie是一個設定在外太空驚慄故事,比《人在野》更惡劣,試想你被困太空站,只靠身邊僅存的資源生存 (《碳變》裡面的星際戰士!?),每一件部件或垃圾都可能成為你求生的關鍵,這個環境無疑是人類發展潛力的示範,那你便會思考如何減少不必要的浪費,將垃圾拼接成有用的工具幫助自己逃離困境。將以上理念代入現實世界,確實是一個遠大的願境,以Nike這類世界性企業來說,生產過程產生的塑膠廢料和碳排放對環境影響是大得難以想像,如今長遠計劃用這些遺留下來的廢料循環再生產,對地球生態絕對有長治久遠的正面影響。

NIKE SPACE HIPPIE 01
NIKE SPACE HIPPIE 02
NIKE SPACE HIPPIE 03
NIKE SPACE HIPPIE 04

開宗明義「THIS IS TRASH」,基本上這雙鞋接近一半是由垃圾點石成金循環再造而成。Space Hippie表面的紗線是由回收的T-Shirt和塑膠水樽的複合材料組成,中底ZoomX泡棉是Vaporfly 4%剩餘的「廚餘」,外底混合了約15% Nike Grind橡膠顆粒,令每個鞋底都變得獨一無二。整個系列的第一彈共有01、02、03及04四款獨立設計,其中01和04 (女生限定)是底筒;02是中筒;03是高筒。當中03最富有太空風格,搭帶扯線固定架都有些少Mars Yard Overshoe的影子,無奈Overshoe太「蝦」人著,所以這雙「3號仔」不是正好給時裝人填補這塊空格嗎?雖然未來肯定會陸續推出其他配色,但心水清的讀者會清楚了解,最吃香的永遠都是OG,所以想出手便不要猶豫,明天就要推出了。

Share
GeekyBrian

Co-Founder of EC Management & The Holymountain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