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他在二十年前已和裏原宿文化結下不解之緣-紐約藝術家José Parlá】

如你對裏原宿潮流關係圖十分清楚的話,你一定對José Parlá不會陌生!這位出生自邁阿密居住在紐約布鲁克林的藝術家這次連同非牟利機構Hong Kong Contemporary Art以「Textures of memory」為命在香港辦展,我們Holyasterisk便藉此機會和他會面,看看他能給新一代年輕藝術家們有什麼忠告?

V=Vier Cheung@Holyasterisk
J=José Parlá

V: 這次展覽的名稱「Textures of memory」的概念是什麼?而你人生直至現時最珍貴的記憶又是什麼?現場哪一幅作品最能代表它?

J:「Textures or memory」的概念是由我對不同城市的感覺和歴史所組成,我想把當地的文化和所發生過的事情在展覽中每一件藝術品上以不同層次的原材料、紋路和顏色抒發我的感受。我很難說出那一件是我最珍貴的記憶,但我相信歷史等同記憶,而它們是我對不同城市的感覺。我更想這些作品能表達到不同收藏家對那個城市所擁有的記憶,我在創作時也會代入收藏家的角色去創作,嘗試在不同角度找出作家和收藏家兩者的共嗚。就如我們身後這幅大型畫作,它是受柏林圍牆所啟發的作品,代表了東德和西柏林之間的著貧富懸殊,而貧富懸殊這個意識正是另一個能了解德國政治和歷史的元素,我相信世界上每個地方都有相近的歷史和文化,而不同的人看到它也會找到各自的共鳴。

V: 這次來到香港有沒有什麼地方你是特別想去參觀的?你覺得這個城市如何?對於年輕的藝術家來說這裡的生活指數會否成為他們發展的障礙?

J: 特別想去深水埗,我聽說那是一個很有趣的舊區域,另外灣仔和銅鑼灣也是和很喜歡的地方,一些更生活化的地方,我將會有十日的時間好好看一下香港這個城市。沒錯香港的生活指數就像紐約、倫敦、三藩市等城市般高,土地、物價、房屋等價值不斷上升,確實令到藝術家們(特別是新一代的藝術家)都很難在這些城市中立足,不單單只是藝術界,這是全球性的問題。

V: 我們知道你和裏原宿潮流圈的關係十分緊密,例如藤原浩、Stash、Marc Fraser和陳冠希等人物都是你的好朋友,當初你是如何認識他們的?

J: 和日本的關係已經維持了二十年!我是在第一次到訪東京的時候時認識Futura和Stash的,雖然在紐約的時候經常會碰見對方,但正正因為那時候大家都日本,機緣巧合下變成為了朋友,同時段在介紹下也認識了藤原浩(他是很早期便開始探索紐約、倫敦和巴黎的日本人),而Fed Tan、Edison和Kpee這些香港的朋友也是那幾年認識的,大家從事不同的行業,都希望在各自的專業上成為Originator (例如Stash和Kaws很早期便已經是這個文化的OG),藝術、時裝和音樂都是能互通和合作的元素,我們希望能一起做更多有趣的創作,所以大家很自然便成為了好朋友。

V: 由Street Artist轉變成為一個著名的藝術家,看著自己的作品出現在不同著名的拍賣行中拍賣,在這條漫長的成名之路上當中最困難的是什麼?你能給新一代想成為像你一樣的年輕藝術家什麼建議嗎?

J: 我從十歲便開始畫畫,小時候從來沒想過會變成今天的自己。我建議年輕的藝術家要多閲讀歷史,不單單自己出生的地方,不同國家的歷史和文化都應該了解。另外特別要提醒大家的是多去舉行聯名展覽,如你沒有畫廊的話便找幾個藝術家在同一個地方展覽,就算只是一間公寓房間或小小的咖啡廳都能成為展覽場地,不要局限自己,讓自己不斷有新的計劃進行。要把和自己想法相近的創作人連結起來成為一個圈子,讓那個圈子成為一種語言,我們從前就是這樣開始的。

V: 你曾經和Converse合作推出過球鞋,在數個月前也跟日本的街頭品牌BAL聯名設計了一系列服飾,將來會否考慮把你的藝術品繼續投放在時裝產業之上?

J: 我和BAL也是二十年前便開始合作,在十週年時也曾推出過聯名,而近年又開始一起創作了,在這十年間我們也不定期推出過不少產品。最新的動向是將會和藤原浩創作一些新東西,跟他們合作就如和老朋友一起工作,十分開心。

V: 這個年代很多著名的藝術家都開始和運動品牌合作推出球鞋,如你有機會和Nike合作,你最想在哪一款球鞋上創作?

J: Nike曾經送給我一雙Nike Free Flyknit Mercurial,特別很喜歡它,著用感十分舒適,就像是只穿了一雙襪子上街一樣。但如有機會的話我更想創作一雙新鞋款!

展覽日期: 2019年09月19日 – 10月11日

地址: 香港中環南豐大廈2樓The Annex

Share
Holyasteri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