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Holysneakers by GeekyBrain Vol.004 – Michael Lau 歷年 Nike 合作全集】

無論是七十後、八十後、九十後或是更年青的你,也定必認識「劉米」、「劉米高」或「Michael Lau」這些名字,這位2008年被《福布斯》評為「當代搪膠原創玩具領導者」的香港玩具教父,在過去20年間透過12吋 Gardener 人偶、搪膠玩具、球鞋和藝術品把香港潮流帶到全世界。

有別於一般玩具或球鞋迷,我對 Michael Lau 的認識源自一款被遺忘的球鞋 — Air Wildwood。抖膽說大部份鞋迷都會以為木紋 Dunk SB 是 Michael Lau 第一次與 Nike 合作的球鞋,其實不然,因為 Air Wildwood 才是。在讀書的時候,我的 Roomate 是個不折不扣的玩具迷 (今時今日他真的有自己的玩具廠在生產玩具了!),在房裡的書桌上,我那邊放滿鞋盒,而他那邊就擺放著滿滿的12吋人偶和搪膠公仔,當中大部份都是來自 Michael Lau 的,多得他日夜轟炸,漸漸令我開始留意這位長髮飄飄的 Figure 教父。說到真正令我「落坑」的契機,是 Michael Lau 跟 Nike 的第一次合作推出的 Crazy Children #14「Boy D」。Boy D 腳上穿著的 Michael Lau x Fiberops x Nike Air Wildwood 在現實中總共有60雙,利用元祖 ACG Air Wildwood 灰紅配色為藍本,在後方兩則分別添加了 Fiberops 的標誌和「michael lau」的壓紋,緊記在2002年那時在球鞋界的聯名企劃寥寥可數,記憶中只有 Dunk SB 前身 Dunk Low Pro B 有過 alphanumeric「a#」的版本,無獨有偶,Fiberops 的設計師 Alyasha Owerka Moore 便是 a# 當時的設計師,相信是他穿針引線撮合了這個很早期的三方聯乘。在沒有 iphone 的年代,潮流人是以每週「咪」雜誌來接收潮流資訊,多得《東Touch》「日煲夜煲」,令我也開始定期向與 Nike 有關的 Michael Lau 產品進貢。

Crazy Children #14「Boy D」

自 Air Wildwood 後,Michael Lau 就踏上了與 Nike 緊密合作之路,2005 年舉行的 「Mr. Shoe Shop (Sample) 」展覽就展出了 100 款搪膠Air Force 1,以這個規模放在今天任何一個展覽活動中也會是個驚人的數量,可以想像當年外界反應是何等哄動,而這個展覽隨後巡迴到倫敦和東京,令外國鞋迷也開始認識 Michael Lau 的作品。

「包裝靚、有玩具送、收藏價值高」

若要說 Michael Lau 在球鞋界的「爆點」,一定是他在2006年推出的木紋 Dunk SB,令他進一步被全世界的球鞋迷所認識。Michael Lau 挾著玩具界這個底勢進入球鞋界使他比其他合作單位更有優勢,「包裝靚、有玩具送、收藏價值高」是他每一雙合作球鞋的特色,亦是外界公認的評價。木紋 Dunk SB 之所以能夠成為神鞋,除了因為設計無出其右及超限量106雙之外,還有因為它是唯一一雙香港限定的 Dunk SB,而當中從未被人提及的一點,是這雙鞋的特別發售安排,它的發售日正好是中環 Nike Flagship Store 開幕當天的凌晨12點正,所以在鞋盒上刻有「gardener meets nike at hong kong flagship 29092006」這段文字,而更鮮為人知的一個 Hidden Gem,9月29日是 Michael Lau 賦予 99 個 Gardener 生命,在1999年公開展覽的那一天。而那夜凌晨我正好身處現場見證著發生的一切,當晚各大球鞋界巨頭聚首一堂,包括現時活躍於潮流界的上市公司主席及香港某大球鞋網站的負責人。開賣之時 Michael Lau 也在場逐一和排隊鞋迷握手及簽名,這個「落地」經驗,比現在網上抽籤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隨鞋附送的 NY Fat

Michael Lau Dunk SB Low Friends and Family 版本,全球只有24雙,除中底有木紋外,鞋盒亦跟市販版本不同。

Michael Lau x Nike Dunk SB “Friends and Family”
市販版和 Friends and Family 版本的比較

2007年,Michael Lau 與 Nike Pro 為三位 Nike 運動員,Kobe Bryant、費達拿和朗拿甸奴制作了三款20吋公仔。

同年 Michael Lau 在北京 Nike 706 再次舉辦「Mr. Shoe Museum (Sample)」展覽。

2008年北京奧運,BMX 入選了參賽項目,Nike SB 又再次找來 Michael Lau 合作,為中國隊設計了一款 Blazer SB。

Michael Lau x Nike Blazer SB「China BMX」的 Friends and Family 白色版本。

「佢哋有一個世界係屬於佢哋自己,你對於佢哋先至係外界,你哋先至奇怪!」— 《Crazy Children》LMF/Michael Lau

跟 Wyman 和林狗一樣,Michael Lau 也是其中一個穿著 Air Force 1 的 Icon,他每次現身鏡頭前,總會著用全白 Air Force 1 示人。儘管2005年已辦過以 Air Force 1 為原型的 Mr. Shoe (Sample) 展,但其實 Michael Lau 要到2008年才有機會正式推出獨佔版本的 Air Force 1。「瘋狂」一直都是 Michael Lau 的核心設計概念,公司名叫「Crazysmiles」,搪膠系列叫「Crazy Children」,連他設計的 AF1 也要叫 Air Crazy Force 1,把 Air Force 1 變成精神病房,還順便將自己塑造成一名精神病患者,搭配 Crazy Michael 公仔一併發售,把自己最喜歡的全白 Air Force 1 提升到非一般人能夠理解的層次。

到了 Gardener 十週年,Michael Lau 第三度與 Nike SB 合作,選用上當時甚具人氣的板鞋 Janoski,沿用 Dunk Sb 的 Wood Deck 概念,而比較少人發現的一點,在鞋上壓印的日期「09 29 2009」,其實亦是 Gardener 和 木紋 Dunk SB 誕生的日子。

Michael Lau x Nike Stefan Janoski 的 Friends and Family 白色木紋版。
另外還有 Michael Lau 結婚版的 Janoski,鞋舌上的標籤繡上了結婚的大日子。

2010年 Michael Lau 在 K11 舉辦了迷你版的「MiXTRA. Shoe Shop (Sample)」展覽。

2015年 Michael Lau 在 Air Jordan 30 周年活動中為 Michael Jordan 和 Jordan Brand 創作了一幅巨型作品《Jordan本色之牆》。這幅藝術品於2016年在佳士得拍賣中以$1,100,000售出,拍賣收益捐贈協青社幫助青少年發展籃球運動。

「所有玩具都是藝術,所有藝術都是玩具」— Michael Lau

十年又過去,Michael Lau 似乎醉心於藝術方面而在球鞋界消失了好一陣子,苦苦等待,現在的 Michael Lau 又再次昇華有了新的體會,「所有玩具都是藝術,所有藝術都是玩具」。而在今天,Michael Lau 終於又再碰上 Nike SB 推出全新的 Blazer SB Low,取材自去年個人藝術展《COLLECT THEM ALL!》裡面的一幅油畫作品 — 「Salvator Michael」,創作出一雙模仿油畫畫布的帆布鞋面及畫框中底的球鞋藝術品,並向去年逝世的 Nike SB 之父 Sandy Bodecker 致敬。

若然要選出代表香港球鞋界的人物,Michael Lau 肯定榜上有名,因為他真的創造過屬於香港人故事的球鞋,今年是 Gardener 的20周年,說實在我還期待著今年9月29日會不會有甚麼大事發生呢!(笑)

Share
GeekyBrian

Co-Founder of EC Management & The Holymountain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