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ALL ABOUT… TYSON YOSHI」Tyson:音樂令我不再孤單】

@holyasterisk : 在這個世代,一個人擁有雙重身份已經再非新鮮事。從去年私底下經已認識他,憑著與別不同的曲風及琅琅上口的歌詞,開拓了香港音樂圈少有的獨特風格。這位朋友自初中便於英國留學,在大英帝國生活長達十多年,大學其間主科修讀建築學,但畢業回港後卻偏偏踏上風馬牛不相及的職業生涯,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選擇開始在音樂世界中發展?我們一起重新認識這位90後的Slash-Tyson Yoshi,看看音樂如何令他不再孤單!

HA=HOLYASTERISK 
TY=TYSON YOSHI

HA: 我們對你的真名比較有興趣,能和大家分享一下嗎?Tyson Yoshi這個連名帶姓和本人真名看似毫無關連的藝名又有什麼特別意義?

TY: 其實我的中文名是程浚彦,在英國念中學的時候,校服需要交到學校作洗衣服務因為浚彦的Initial是「T」和「Y」的關係,校服的胸口位置便繡上了「T.Y.」這個字樣。當時很多外國人同學也經常猜測我Initial背後的真實名字,如Tyson、Tyler及Terry等任何「T」字開頭的英文名,畢竟跟外國人解釋「浚彦」的話,他們大概也不會懂吧!直到自己聯想藝名的時候,心裏希望以「T.Y.」出發,最後選擇了外國同學經常稱呼的Tyson作開頭,而Yoshi則是隨心看到吉野家 (Yoshinoya) 所受到啟發,而事實上跟任天堂的Yoshi泡泡龍是沒有任何關係!(笑)

HA: 聽聞這次演唱會全由你個人自資,作為一個自由歌手,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沒有公司在背後支持下籌備第一個個人演唱會的喜與悲嗎?怎麼樣的演唱會才能滿足你?假設如果有天你擁有無限資源和金錢,在你幻想中最理想的演唱會是怎樣的?

TY: 作為一個獨立歌手,當中的喜與悲莫過於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跟我一起追夢,他們也是自願幫助我完成這個演唱會,如攝影、籌備工作等各種不同的協助,這一點實在讓我十分感動,我十分希望大家將這件事看作為共同合力的成果。

假設如果有天我能夠擁有無限資源和金錢舉辦演唱會的話,其實跟今次的分別也應該不大。即使將來有機會踏足紅磡體育館,若果沒有粉絲們的支持,那又有什麼意義呢?所以最重要的始終是粉絲們的支持!

HA: 在英國生活了十多年,你會怎樣形容這段經歷?這個經歴對你現在的音樂有什麼正反面的影響?在你的歌詞中曾見過「BN2 4DN」這個英國的區號,它曾帶給你什麼?

TY: 我在當地已經生活了十年,那個時候自以為很成熟,但回頭看其實十四歲那年真的十分年幼,過去帶給我的經歷是一種磨練,孤身隻影在英國讀書所有事都得靠自己。很多人或許認為我家境富裕,可以沒有任何重擔,但實事上,獨在異鄉沒有親人的照顧和各樣的扶助令我比其他人變得更加獨立。不能否認無拘無束確是快樂,但大部份時間,尤其在生病的時候,想念家人的感覺卻是十分煎熬。

在寄宿學校讀書比較講求紀律,不論運動和學業方面,只要你是四肢健全,就定必要把課業做好,不接受任何藉口,這大概就是英式的傳統教育。這個經歷令我學懂,當你很想做一件事,就一定能好好管理時間,說沒有時間往往只是懶隋的借口。假如你有兩小時的時間,你可以用兩小時做好一件事,亦可選擇多睡兩小時,這是歸根於個人的取捨。每天六點起床,由運動晨操、課堂後打籃球再游水,吃飯過後還要去健身,接著完成功課還繼續再到球場,一連串緊密的日程後回到宿舍才十點鐘。旁人聽見可能會覺得十分辛苦,但只要習慣了,就會覺得不算什麼,其實自己可以在一天中做很多事情。

而「BN2 4DN」其實是英國Brighton的Postcode,是關於我在英國認識了一班很好的朋友,一起租屋生活的經歷,是畢生難忘的一段日子。

HA: 以Tyson Yoshi這個身份創作已經一年了,當中有什麼轉變或特別感觸的時刻嗎?如當初你沒選擇成為歌手,什至沒有在音樂這一塊上發展,你的生活又會變成怎樣?畢業後回港又會從事什麼工作?

TY: 以Tyson Yoshi這名字創作音樂經已一年,當中特別感觸是由身邊的朋友逐漸欣賞我的歌曲,其後在街上會有陌生人或支持者上前跟我打氣,開始更多人因為我的音樂而追隨我的社交平台。雖然自己在音樂方面還未能稱為成功,但這些少少的成績總算對自己有一個交代。

如一年前我沒有選擇創作音樂,甚至沒有在音樂的路途發展,其實也不會有太大的轉變,只是變得更空閒,因為我現時大部份音樂都是用工餘時間所創作。我的現職便是Retail Store Designer,如沒了音樂可能會繼續當一個閒日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HA: 現時身兼設計師與歌手這個「雙重身分」的你,如何調整及運用日常生活的時間?譬如創作及日常工作是怎樣作出分配?

TY: 我把兩者分得很清楚,但一定以上班為先。星期一至五,九時到五時半這段時間一定會專心上班,不會用來作音樂的創作。這是我一直以來都遵從的做法,因為我需要上班賺的工資來供養我這份興趣 (笑)。另外我的上司也對我的音樂創作十分支持,所以我絕對要做好工作,不能辜負他對我的期望。

我每日下班的行程就是去健身,然後回家聽著節拍找靈感寫歌。不過靈感也會來得很快很突然,有時上班途中想到了一句,或者從事物中找到題材,都會即時記下,待回家再整理。其實很大部份的歌詞都在地鐵裡誕生,譬如我看到一對情侶,雖然聽不見他們的對話,但我會在腦海中為他們加插故事,幻想他們下車後的劇情,以及兩者的情緒發展。以想象力及個人經歷去創作。

最近雖然忙於籌備專輯和演出,但不希望缺乏休息會影響工作,所以宣傳的工作都安排在周末處理,或在平日抽一天時間下班跟製作人在家裡創作音樂。

HA: 為答謝粉絲們的全新歌曲《I’m Not Lonely Anymore》,這是否你對個人音樂生涯中的回應?當中又有沒有加入任何突破的元素?能否預先告訴我們?

TY: 其實由《To My Queen》至現在經已一年了,這首從未曝光的全新歌曲就如回顧我這一年間的小小句號。今年是十分美滿的一年,因為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個人演唱會及發行首張實體唱片的關係,而《I’m Not Lonely Anymore》這首歌就是為了答謝任何曾經支持及幫助我的人所作。

這首歌並不是以Hip-Hop或是R&B的風格出發,相反採用了Synth-pop的音樂元素,曲風比較偏向80年代的感覺。首次以Synth-pop風格創作音樂,對我個人而言已經為人是一個突破,若各位對Synth-pop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率先上網查閲聆聽。順帶一提,我將會在演唱會上首次發佈及演唱《I’m Not Lonely Anymore》,相信現場效果及氣氛絕對會讓大家感到驚喜!(笑)

HA: 你認為香港音樂文化在十年後會有任何轉變?

TY: 我認為十年後香港的音樂會更加多姿多采,而且將會有更多各種各樣的作品。因為音樂不再局限於傳統媒體上,年輕一代已習慣在不同媒體上發掘音樂,聽眾的接受程度亦會逐漸加大,期待香港日後會出現更多種類甚至不同語言的歌曲!

HA: 你說過《火影忍者》是最好的動漫,你喜歡它的什麼?對你人生有什麼啟發嗎?

TY: 《火影忍者》可說是陪伴我渡過了苦悶的寄宿生活,每星期追看最新一期,絕對為我最快樂的時間,每晚睡前謹餘可用電腦的一小時,我就是看《火影忍者》了!這件事對我的義意十分重大,直到現在我仍會購買《火影》的全套實體版漫畫,每當看到某些章節,便會令我回想起那一年的經歷,腦海更會浮現當年宿舍的畫面,是一份回憶。若要談故事的內容,我認為《火影忍者》的故事一點也不簡單。它並非主流漫畫的正派打反派,雖然也就是少年漫畫,但如果你細心看,它每個角色都塑造得很好,每位都有他們主張的信念。而隨著年紀增長,你會發現自己不是經常會站在主角那邊,譬如你會明白佐助仇恨的原因,明白每個人有不同的信念,這套漫畫的每個角色都很堅守自己的信念,這一點啟發了我明白思考不能再單一化。

Production: @holyasterisk #holyasterisk
Direction: @theviercheung
Txt & Interview: @roxwai
Photography & Videography: @donaldfong
Special Thanks: @90slazyhk

Rox Wai